返回

舞醉

关灯
护眼
尾声(1 / 2)

她说:为何他们竟说。虽然三少根本不属于她?”

是的,昨日຅!记忆如此清晰,绝望、痛楚、恐怖,此刻仍在心中交织,”

木桃气,

“没有没有,倒是现在!但,“我等你?哪有这样荒唐的事情?”段祯ງ怪腔怪调地说“你吸我的血我都没,”

“为什么不拦。好像不是昨!你爱骂谁就骂谁。

她扬鞭“驾…”能早点见到三少正是她心之所想,这点小事怎么เ敢有意见呢?翻涌ไ不休,噔噔噔进去,点上灯,伸手指着大柜说:“那你可以去睡绳子呀!”

“好吧。”木桃受教地点头,她在木菲面前一直是很温顺的。她叠好衣服,收进柜里。只是木柜里装满衣服,这暗室门开开关关岂非很不方便?算了,反正进出密室的又不是她,操这分闲心干什么?

那ว么เ去哪逛呢?这桃花堡初看起来大,其实也就一般般大而已,两ä天下来已逛得差ๆ不多了。她信步来到中庭,几枝翠竹轻轻摇曳,竹叶沙沙轻响。

“是!属下遵命!”李总管躬身告退。

“你是在什么地方发现木桃的?”

“不用!”田醉倒退一步,连连摆手“已๐经出来了。”她好恨,他只在有求于她时才会这么殷勤。“哦?是吗?”三少的语气有明显的失望“那么เ,这个…那个ฐ…小樱来了,你可不可以…”

田醉苦涩地望着他雀跃的背影,转身慢慢走向厨房。

段祯与她心意相通,知她问的是起兵失败的事。“不会!”他答,想也不想。

其实不止兵败,那ว十箱宝物也全都报销。本来招兵买马只用去四箱,还剩六箱没动。那日他们回堡,见密室门开着,地道入口也开着,进去一看,李总管和木菲正合力把最后一箱宝物扔进山洞。见他们进来,李总管也追随箱子跃入洞中ณ。木菲却双目赤红地瞪着田醉,挺剑直刺过来。

田醉吓得呆若木鸡,眼见就要死于非命,身旁้的段祯身形一闪,挡在她前面。木菲对他爱恨交加,剑๳尖刺到他胸口,却生生刹住,只划破了皮肉。她痴痴地凝视段祯半晌,把剑一抛,也转身投入涛๙声隆隆的山洞之中。

田醉从段祯身后探出头,撇撇嘴说:“看来她爱你爱得很深嘛ใ!”酸气弥漫。

段祯捏捏她的小鼻子,骂道:“你这没良心的丫头!我为你挡剑你一点不感动,居然还先吃醋!”

“噫!谁要你挡剑了?”田醉根本对他不屑一顾,抽出腰间的匕首神๰气活现一扬“我有宝刀我怕谁?”

段祯无奈地翻翻白眼,径去关上山洞门,听她在身后叹道:“可惜那些宝物,白白便宜了他们!”

他回头笑道:“不会!箱子上还有机关。如果没合上这机关,那便锁不牢,被涛涛๙江水一冲,盖子便开了,而里头的宝物分量轻,自然会冲得无影无踪。”

“那他们两个人会不会也冲得无影无຀踪?”

“李总管说不定,但木菲肯定不会。以她的功力,要上岸绝对没问题。”

“那ว就好!”“你似乎很担心她?”

“有一点。她毕竟是木桃的偶像嘛!”

“那么田醉的偶像是谁?”段祯ງ靠在石壁上,摆了一个超级潇洒的姿式“是不是在下我啊?”

“做梦!是三少啦!”

三少也随他们来到เ桃花堡,做了两ä天客便要走。他决心天涯海角去寻找逃婚未归的柳樱。田醉心知无法再挽留,只得为他送行。

她的告别词是:“三少,谢谢你!对不起。保重!”

三少的告别词则是:“阿醉,对不起!谢谢你。保重!”然后一转身没人密密丛丛的桃林。众人默然望着他的背影,心中想的都是同一句话:“愿有情人终成眷属。”

三少走后,田醉闷闷不乐่了一阵,不过&ุ#x5f88;๙&#ีx5๓febຘ;就振奋起来。因为她又找到新的偶像…元泽厚。她发现原来这憨小子才真正是桃花谷第一高手,立即屁颠屁颠๲地跟前跟后。

段祯的危机感与日俱增,甚至发觉田醉竟开始艳羡起木岚来了,终于忍不住火山爆发,把元泽厚这位新侍卫长赶出桃花堡,命他回去种田à。元泽厚倒觉得正中ณ下怀,乐得回去和心上人团聚。

然后段祯很是自命不凡地在田醉面前舞了一套全天下最精彩绝伦的剑法。田à醉自然赏脸得很,叫来堡中所有弟兄敲锣打鼓为ฦ他捧场。表演完毕,她敲着铜锣绕场一周,赚得十个铜板,一两ä碎银,三块汗巾๢,五顶帽子,外加王嬷嬷一柄黄杨木梳。哎呀真是发财了!

天哪!段祯仰天长叹。他好怀念那个纯粹的忘记木桃的田醉。

老天爷听到了他的呼唤。因为ฦ马上,田醉开始孕吐。吐得天昏地暗,云里雾里,黑白颠倒,成天躺在床上,别ี说闹腾,连哼哼都嫌费劲。段祯看在眼里,疼在心里,偏又无能ม为力。

足足折腾了两ä个月,段祯实在受不了了。天哪!他好怀念那个活蹦乱ກ跳、精力充沛的木桃。老天爷再次听到他的呼唤。田醉爬下床,孕吐的症状完全消失。两个月的修身养性让她领ๆ悟到一种新的做人准则。两张面孔交替在她脸上出现。嘿嘿,神๰秘莫测!

段祯望着沉思中的田醉。有一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书尾页 书架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