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醉医

关灯
护眼
番外: 逝去(1 / 2)

我和晨风轮流着照ั顾公子,确实不能ม小瞧,付鑫按照公子。

游历途脸຀色被黑气团绕,怒瞪公子,问:“你什么时候偷换了两ä人的三问符?”

公子的符纸被挡了下来,莫风和:冲破困住,咒术这一块,你颇有点成绩嘛,可公子的病没有大。”

姐姐和莫风没有迟疑,我们这边,我睡得不踏实,“有意思。那些杀手显然也明白阵法是困不住公子的,立即行动,那ว边迎面而来一阵箭雨,那名男子笑道,阻止了一大部ຖ分的箭羽。

公子摇头,道:“他无需亲自去,二长老与黄泉道人有来往,重金请黄泉道人帮他作祟便可。”

姐姐不太理解九方แ少陵表情有些难但我最清楚话意思莫风脸色隐隐透来死气就算能治好莫风病莫风怕也๣是活不了多久

我一愣紧张问道“公子要偷黑?

我好奇看小,小刚才那声过是充满敌意,勿近警告而已,而兵却是然浑身,又冒许多野助阵,这小东西做什么เ了?

姐姐一愣随即会意过来跟我一起去见子见到子时候子坐在马车伸手把我拉回车让我躺下睡觉随即欣慰道:“欣儿你平安就好了。”

子读了许庸医来信内容随即烧掉符纸吩咐:烈儿去把莫风和赵管事一起叫来吧”

我道公子猫睡觉时都会打呼噜”上次在孤竹酒楼附近抓到过一大黑猫跟黑一个样窝在我怀里睡觉时候呼噜、呼噜作响

爷爷和蔼笑道:夫靠这个吃了半辈饭。”

老爷爷没废话,回屋没多久,就翻出来一个ฐ很旧香囊递给我们,即使锦囊已๐经旧ງ得早ຉ已脱了颜色,但香囊拿在手里,依然能闻到一股淡淡奇特花香。我很激动,这个是公子解药,我小心地拿好锦囊,朝叶大侠问道:“叶庄主,这个就是七叶花吗?”

我和叶大侠虽然没吃几口,不过确实缓和了很多,如今孤竹酒楼ä只剩下赵管事一人,其他两ä位管事都去找姐姐了,赵管事负责这里一切,又要照顾我们,我不想他太辛苦,决定努力振作起来。

公子没有再细问太子身边女人,转而向云锐打探太子府上一些婢女事情,云锐够厉害,无论公子问什么,他都能说出来,而且很详细,看来他之前调查,是把整个ฐ太子府都给掀了一遍。

云锐劝道:“尚方,我觉得还是去白门吧。”

公子没有像我那样气呼呼,相对平静道:“烈儿,先照顾下欣儿。”

我没推开三叔手,其实现在除了公子外,我从不让人随便摸自己脑แ袋,因为我已经不是小孩子,不过三叔可以例外。

三叔一愣,好像是才现自己刚ธ才失态。

那位管酒酒先生,很少与人说话,没讲几句就离开了,不过没过多久,酒先生便端着一壶酒,为坐在凉亭内休息公子倒上一杯,介绍道:“此酒名为‘孤竹’,公子,您试试味道如何?”

我安心下来,既然小黑猫能进来,相信其他动物也有办法吧,于是我耐心十足地继续等待。

我急忙伸手去拿,阴毒男ç却先我一步出手,一把将玉抢走,贪婪道:“小家伙全身是宝,你家公子对你真好,这等上好玉也舍得送你。”

我急忙去咬竹笛,坏蛋却先一步将我脚๐抓住,竹笛掉在地上,出一声闷响,那坏蛋直接一脚踩碎,笑得阴险道:“我都忘记,应该先好好搜搜身了。”

我抬头,道:“公子,你这样说,火狐狸它也听不懂。”

我呆了呆,这好像跟上次有点不一样?

一盏茶功夫,我们便与那ว落魄书生坐在茶座二楼,落魄书๰生叫朱臣,是进京赶考,不过在路上就把盘缠用得差不多了,便打算采一些野菊花做成香精,卖来当盘缠。

姐姐问:“公子,那位隐士真说了,祁แ天现在改名为萧天吗?”

红黑则游出了澡堂,消失在夜幕中,似乎是没好戏看,于是先溜了。祁แ烈不限制红黑,红黑晚上时候一般都会出去觅食,不过红黑今天吃了很多酒,祁烈猜大概红黑会去找它刚认识那位情人。

红黑没生气时候是非常冷静,此刻红黑并没有暴怒,很冷静地指挥着二十多条巨蟒横扫重刑牢狱,那些拼命逃走躲起来囚犯还能逃过一劫,凡是碍路者一律被巨蟒蛇群清除干净。

“当然不是,那不过是寒门咒术一种应用,还记得我给玉佩吗?”公子拉回了我刚要雀跃起来心情。

公神秘笑道:“进不了放着咒术典籍书阁,确实有些无奈,不过也不算白来吧。”

我听着,心情不由激动起来,寒门就在眼前了,都走到这里来,却不能ม进寒门看看,太让人不甘心了。

终于见到เ一片光,我激动起来,憋气时差点漏了一口气,度加快地爬出土坑洞口,刚吐了气还没来及高兴,迎面便被什么给刮到,好疼,我微微眯眼看了一下,好多的荆棘,不过总比呆在臭烘烘的虫洞里强,我急忙整个钻出来,荆棘一下就扎满身,刺๐得我浑身疼。

突然被子上有重物压过来,我想事情想到一半,急忙掀开被子一角,冒头一看,公子正笑眯眯地看着我,并用身体压在我。

我给小白挠痒痒,抬头也道:“那个ฐ郑斌要是想杀公子,我就叫红黑把整个鹿山的蛇群都叫出来。还有鹿山附近的动物,我也叫得来,到时候看谁厉害。”

我揉揉眼睛,确实感觉眼皮有点沉,突然想睡觉了,不过公子刚洗过的手很凉,蹭着舒服,人也๣精神一些。公子把小白放肩上,腾出另外一只手摸摸我的头,道:“等下我们就回去。”

公子抬头,迎向众人期待的目光,儒雅笑道:“郑将军,你说的病人我可以出诊,不过我有三个ฐ条件,你答应了,我便帮你医好那ว些病人。”

小白“啾——!”地警告叫了一声,我才回神,看到เ我撞的那名穿士兵服的大汉已经走到我跟前来了,但他不敢靠我太近,大概是因为红黑脑袋扬得老高,浑身一动不动,蛇眼还直直盯着大汉士兵,像极了在看猎物一样,让大汉士兵警惕。

公子嘴角勾起,笑道:“确实很好。”

“圣医门?!对不起,我家主人不在。”中年汉子皱眉听着,想都没想直接拒绝公子。

晨风道:“鹿山,很乱ກ啊,鹿山的山脚下有个非常出名的重型牢狱,那里面关的全都是些穷凶极恶的犯人,那一带非常可怕,平常百姓都没人住在那个地方,好像已经成为了‘三不管地带’。”

公子点点头,将一口菜直接夹给我吃,答道:“以前住的大概是上一代的医圣继承人吧,他们在这个ฐ地方研修医圣的医道,基本与世隔绝,等到真正悟透之时,才出谷,成为当代的医圣。”

许庸医说:那晚很多圣医门的弟子都看到了,是公子让紫ใ麟蛇王停下来的,然后带着紫麟蛇王和我,而叶大侠也帮忙带上姐姐一起,去了昆山深处,半个月后公子和叶大侠带着我和姐姐回来,叶大侠那之后就离开圣医门了。

公子向那蓝衫老者行礼道:“执法长老说的是,确实应该慎重些。”

公子看了眼晨风,点头道:“可以了,把火熄灭吧,不要让火烧到主屋这边来。”

三长老气恼道,“你们在干什么,赶快杀了他,只要尚方哲悦一死,这些诡异阵法自然会全部消失。”

“天帝石是玉狐送给烈儿的,那些石头只属于他。你们若再如此纠缠不清,我也会请禁地执法长老裁决此事,这可不是威胁。”公子嘴角勾起一抹冷笑,目光中隐藏着一股杀意。

姐姐诧异看着公子,喃喃道:“公子,你居然还会催眠?”

第二天,圣医门举行医圣继承测试,圣医门上下几乎一半以上的人参加,集中去昆山深处,圣医门内一下空了很多,留แ守的人并不多。公子的院子也终于安静了很多,除了一大早的时候,九方少陵来过一次,不过后来被他的爷爷带走参加医圣继承测试了。

公子随后进来,见了房间的狼藉一点也不生气,见我手忙脚๐乱地样子,笑道:“烈儿,不用整理,放着就好,跟我去书房吧。”

我点头笑道:“恩,公子给我擦了药,现在只要不用力压的话就不疼。”

后来,他知道魔头是借由á他的小狐狸一路寻来,彻底呆了,魔头竟然扔下他辛苦创下的家族事业跑来找他,还有,要穿越这座恐怖的沼泽森林,他非常清楚那是多困难……

于是魔头理所当然地住了下来,理所当然地霸占他的床,连带霸占他这个人……

日子虽然过得很一般,但他们很幸福,他甚至觉得能与魔头一起在这里活到老,但魔头倒在了魔头来沼泽森林的第五个冬天。

魔头是被人下咒的,而且是他自家的老本行,没救。小祁想骂,可不知道该骂魔头什么,想哭,可不想给魔头瞧见,他甚至不敢睡,怕魔头在他睡着的时候消失了。

死前,魔头还在那ว开玩笑,“唉,坏事做太多,遭报应了,阿俊,你好好活,我绝对不先投胎,一定会在奈何桥等你的。”

师๲父说到这里时,停顿了很长的一段时间,苏夜没打扰师父,他觉得魔头的话虽然感觉有点像在诅咒人,但似乎ๆ还有着无຀比的执着和不甘心,更有不舍得。

魔头最终没能活过即将来到的春天,他的心仿佛也跟着停留在了那年冬季。那年,他再次踏出沼泽森林,步入久违的江湖,想要报仇却现那个下咒之人,早已经死在了某个阴谋斗争下,他只能再次回到那个有魔头陪伴他的地方。

然后这些年,他就守着一座孤坟生活着,晚年的时候,竟然有人意外地进入这个沼泽森林,他也因此收了一个徒弟,如今……

师父最后说,故事里的那个ฐ小祁แ好像已经等到เ当年那个ฐ魔头来接他了……

苏夜眼里溢出水,他永远记得,师父是看着院中那座墓碑合了眼的,之后再也没有醒过来。苏夜就跪在师父面前,眼泪掉下来,声音哽咽了,他的师父……没了。

按照师父的遗愿,苏夜将师父合葬在院中一座已有主ว人的墓中ณ。

这里的一草一木,苏夜都非常熟悉,此刻他正看着墓前的题字呆,回想起这五年时间,师父对他的照顾和关爱,师父刚离去时他的惊慌失措;以及那份心底的痛。即使已经过去一个ฐ多月,对于师父的离去,苏夜到现在还未能从悲伤中恢复过来。

墓碑上先前๩未刻完的字,后来被师父亲自补上,寒生君,苏夜后来知道,师父心里一直惦记的人,原来一直躺在这里。苏夜甚至猜想,或许师父讲的故事中ณ,那个魔头的名字也是寒生君。不过此时,墓碑上多了他师父的名字:祁俊!

墓碑上的题字是叶煌用他深厚的指力写上的,除了两人的名字外,还有两墓志铭,寒生君一,他师父祁俊也有一,两诗是按照ั师父先前信中所留而写的。

寒生君旁边题的是:

生不逢时是无奈,

此朝相遇天恩赐,

遥离寒门寻君迹,

奈何桥头待俊时。

师๲父祁俊旁边的则是: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书尾页 书架s